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游资讯 > 正文

他是WF核心,却主动要求降工资

在最接近胜利的一刻被团灭逆转,这样的失败有些残酷。KPL秋季赛季后赛胜者组第一轮,WF曾四次兵临城下直逼XQ的水晶,却被XQ队员以逆天操作一一化解,最终无功而返。2-4,落入败者组,对于踌躇满志的WF来说,不是结束而是重新开始。

整场比赛结束,已是深夜十一点,回基地的车上,Evildoer重新找出比赛的片段视频反复看着,“太着急了,心态没有做好”,他摇着头悻悻地嘟囔着,然后在微博里自嘲道,“我可真是太能送了。”

这一天,也是Evildoer成为KPL历史上第三位“500杀先生”的日子。或许是性格使然,Evildoer虽然已经是KPL公认的神级射手,但当团队失利的时候,他却往往是那个站出来“自责”的人。

他是WF核心,却主动要求降工资

从工厂打工到电竞职业之路

两年前,聂誉信(ID:Evildoer)在叔叔的服装厂打工,做着类似快递员的工作,每天等零件、成品加工好了再送到指定的地方,一天差不多要工作十二个小时,一年做下来也只有四五天的假期。2015年10月,结束了十几个小时工作的聂誉信和朋友一起去吃宵夜,席间,他被朋友拉着下载了刚刚上市的游戏《王者荣耀》。

“刚开始玩第一把,觉得怎么这么简单啊,后来才知道第一把原来是人机的。”Evildoer一边笑着一边回忆着,当时还分不清对战和人机的他没有想到,这款游戏会成为他的职业,改变他命运的转折点。

玩得久了Evildoer开始有了自己的游戏圈子,排位的时候他认识当时在理发店打工的几迟,两个人经常一起开黑排位,想把星数打得高一些,玩的时间越久,认识的朋友也就越多。“后来,我们在一个群里看到了这个游戏要开始有线下联赛的消息,几迟就来问我有没有这个想法。”从早期的游戏机到后来的端游,Evildoer一直都对游戏充满着热爱,职业联赛的消息让他一瞬间兴奋了起来,但对什么事情都很负责的Evildoer还是提前和厂子提出了辞职,直到接替自己的人到岗,才开始和队友们商量职业比赛的事情。

他是WF核心,却主动要求降工资

最初的时候,他用的还是一部有点老的5S,操作起来时常会发生卡顿,在战队其他人的帮助下才换成了大屏幕的6plus。“刚换手机的时候,一下子都不会玩了。”物质和生活、训练条件的艰苦并没有阻碍这群年轻人追梦的脚步。

在WF战队中的队员大都有着艰苦的打工经历,Evildoer、几迟、shadow等都是从传统行业的打工族转行而来,包括房地产,服装制作或是理发服务行业等。经历过社会的酸甜苦辣也让他们有着更为成熟的心理。Evildoer说:“走上职业道路对我们来说目的特别单纯,就是希望能通过自己喜欢的事业改变自己的人生,而且每次能在比赛直播里看到自己觉得特别开心。” Evildoer在私下里话不多,但句句实在。

他是团队绝对核心 化身“百里神豆”

Evildoer,这个名字大概是全KPL联赛最难读的ID了,甚至连Evildoer自己在刚刚使用这个id的时候也根本不会念这个词。起初,他的ID叫“耍烈”,因为这个名字“够酷够狠”。后来,战队要统一成英文的或者拼音的ID,当时他给ID名字的标准有两个:一是要酷,二是要够长。最终,他在网上搜了半天,最终才敲定下了这个ID(译名:作恶者)。

新的职业,给了聂誉信新的名字,也让他的性格慢慢开朗了起来。在WF的经理Steven印象里,刚来到战队的时候,Evildoer的话很少,“五个人都是有点害羞的性格,各玩各的,不太交流。”两年的职业赛经历过后,Evildoer已经可以面对镜头和采访侃侃而谈。

只要聊到比赛,Evildoer就会打开话匣子,相比起建队15天内就获得QGC夏季联赛季中赛冠军的辉煌,他更难忘的却是那些惨败的经历。2016年秋季赛季后赛首轮,他们在2-1领先的情况下被eStar翻盘。他将比赛的录像看了好几遍,尽管已经过去了一年多,但他清楚地记得每个细节,对战的英雄,赛后的数据,开团的时机,“我觉得那场比赛是自己在关键时刻没有发挥好,在占了很多经济的情况下没有站出来。”